青海引入“执行救助+保险”机制最高可全额赔付

青海引入“执行救助+保险”机制最高可全额赔付

中新网西宁5月15日电 (鲁丹阳)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15日消息,近日该院引入了“执行救助+保险”机制,解决“执行难”困境。

据了解,自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展“执行难”工作以来,“基本解决执行难”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但随着案件量的不断上升,执行工作面临的压力依然巨大,执行工作任务繁重。

“那时候,没怎么听说过有专职承办征地拆迁案件的律师,放眼全国估计也是屈指可数。”王有银说,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包括当时征地拆迁领域法律服务市场还没有打开,这类案件案情复杂、耗时长,承办起来比较辛苦,还要面对公权力,办案有一定风险和压力等。

通俗来讲,“执行难”就是法院在判决生效后,被执行人不执行判决。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被执行人生活困难、没有能力赔偿。

报道称,对火山灰降落的设想是通过模拟距3座核电站约200公里的大山(鸟取县)大规模喷发情况等算出的,但随着有关火山灰的新论文发表,规制委认为需要修改降灰厚度。关西电力公司根据规制委重新评估影响的指示,提交了降灰厚度达到以往设想2倍多的报告。对于增加多少实际的降灰数值将在今后讨论。

为此,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与中国人保财险海西州分公司签订了救助保险协议。“我们要通过‘执行救助+保险’机制,解决申请执行人实际困难,实现保障民生,维护社会稳定,树立司法权威的目的。”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院党组书记、院长谷守先说。

“我就想纯粹地为被征地拆迁人依法维权,为基层群众代言。”王有银说。

看见律师来了,村民们立即围上来,拉着他的手说:“村里因一个钢铁厂项目而征地拆迁,但大家都没有看到合法手续,在补偿没有到位的情况下房子就被拆了,希望律师帮俺们讨回公道。”

那还是2007年,29岁的山东威海小伙王有银,辞去当地一家外资企业法律顾问的工作,抱着创业的理想,远赴北京干起职业律师。当年年底,他接手的第一个案子便是一起征地拆迁案。

2013年年初,因集体土地上搭建的板材市场被当成临时建筑拆除,兰州宋家滩村1102位村民派维权代表赶到北京请王有银代理此案,将省市区三级政府推上被告席。此案当时曾轰动一时。

自2015年5月1日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实施以来,圣运律所承办的征地拆迁胜案(胜诉案件+复议案件)已达2059件,年均超500件。

“为弱势人群说话是律师应有的责任担当。”他说。

“这不仅因为我们提供了专业的法律服务,更重要的是,这些年来我国法治建设取得长足进步,法院依法审案,政府法治思维、依法行政能力水平大幅提升,有力推动了依法平和解决征地拆迁纠纷。”圣运律所主任王有银近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在此过程中,圣运律所也得到快速发展。

征地拆迁,不仅涉及群众切身利益,不少还与强拆抗拆、群体性事件、信访等相关。承办这类“民告官”案件,难度可想而知。

据了解,执行救助保险主要对刑事附带民事案件、道路交通事故案件和保险人认可的其他案件进行保险救助。该执行救助保险的保险费共计300万元,执行救助保险累计保险金额按照保险费1:2比例进行赔付。

圣运律所的品质逐渐获得社会认可,上门寻求法律帮助的群众越来越多。

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城北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取证中。(完)

“法治环境的优化,让设立征地拆迁专业化律所,使之规模化发展成为现实。”王有银说,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成为征地拆迁律师,圣运律所也从设立之初的3名执业律师、两名律师助理,发展成为目前拥有100多人的专业化律所,专职征地拆迁律师超30人。

图为签约活动现场。王次明 摄

从此,王有银成了一名“空中飞人”,伴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征地拆迁领域的纠纷大量出现,他法律服务的足迹遍布全国31个省份,助力群众依法维权。

其中,执行救助金额在3万元以下的案件可以全额赔付,执行救助金额超过3万元的案件也可按相应比例获得赔付。(完)

这样的场景,让年轻的王有银深受触动,感觉心中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

王有银一遍遍纠正:拆迁律师的作用是推动依法维权,维护的是群众的合法权益。

据悉,关西电力公司2019年3月份向规制委提交的报告把设想的火山灰厚度分别设为高滨21.9厘米、大阪19.3厘米、美滨13.5厘米。

时至今日,王有银涉足征地拆迁领域已经有12年了。干征地拆迁律师这么多年,在国内也找不出几个。4月29日,在其办公室里回忆当初入行的经历,王有银坦言,进入这一行完全是机缘巧合。

“开发商出很多钱让你代理案件干不干?政府请你当法律顾问干不干?”面对这些疑问,王有银的回答干脆利索:不干。

甘肃兰州1102位村民告省市区三级政府征地拆迁补偿案、广西村民集体征地维权案、一日三胜地方政府违法拆迁案……记者翻开王有银办公桌上一本本厚厚的圣运律所胜诉案例汇总,一大批典型案例映入眼帘。

王有银回忆说,他一方面积极引导当事人依法理性维权,放弃非法上访、堵路等打算;另一方面主动与当地政府、法院沟通,在村民提起的14起诉讼一审5胜9败的情况下,最终促成村民与相关部门达成和解协议,被征地拆迁群众补偿金增加了3.1亿元。

走进圣运律所,其内部设施和其他律所没什么两样。让记者印象深刻的是,一条走廊的一侧墙上,挂满了各地群众送来的锦旗,有赠给王有银的,也有赠给圣运律所或律所其他律师的,一共21面。

在这起案件还未办结时,就有其他征地拆迁案主动找上门来,这让王有银始料未及,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看到群众期待的眼神,原本学经济法的王有银深感自己无法推脱,从此,他接手的征地拆迁案越来越多。

回忆至此,这位戴着黑框眼镜、一副书生模样的律师停顿了一下,望着窗外飞扬的柳絮,陷入片刻沉思。

随着我国司法体制改革的持续深化,司法责任制、法院人财物省级统管、“民告官”案探索异地审理等一系列改革措施相继落地,有效排除了行政干扰,确保征地拆迁案依法独立审判。

为此,王有银改变策略,向这个城市所在省的住建、国土部门申请复议,推动上级主管部门撤销当地有关部门的征地拆迁决定,确认前置程序违法。二审时,法院主动协调诉讼双方坐下来解决问题,最终达成和解。

“确实,不少被征地拆迁群众有通过上访、制造群体性事件谋求利益的想法。我们通过法律思维、专业知识去疏导转化,告诉当事人,既然请律师就要相信律师、相信法律。”王有银说,引导当事人依法维权是圣运律师培训的必修课。

代理案件的同时,王有银积极推动律所精品化发展,针对征地拆迁涉及多个行政环节这一特点,创新推出组合诉讼模式,对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分开起诉,发挥团队作战优势,最大程度维护群众合法权益。提炼总结出征地拆迁108项办案操作规程,从客户咨询到办理委托,从立案诉讼到结案谈判,编辑成册,指引规范律所办案,确保办案质量。

这么多年来,王有银心中一直藏着“打造一家伟大的律所”的梦想。为此,圣运律所刚成立时他就对外公开承诺:只为被拆迁人维权。

经查,嫌疑人吴某曾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嫌疑人魏梦某曾因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19年年初,嫌疑人魏梦某刑满释放后伙同他人开设虚假网站,冒充贷款机构实施网络诈骗,并供述了十多起以相同作案手法实施诈骗犯罪,区域遍及多个省市,初步核实涉案金额20余万元。

日本原子能规制委以不存在大规模火山喷发的紧急性为由,决定不要求已经重启的大阪3、4号机组和高滨3、4号机组停止运转。

有个东部沿海城市,通过当地政府令的形式,规定集体土地和城市房屋一样征收补偿,导致诉讼频发,但政府从未尝过败绩。2010年前后,王有银在当地一连办了百十个案子,均是一审败诉。

期间,专案组民警赶赴武汉摸排走访,并在当地警方的支持下,分别于3月31日、4月1日,在武汉市江汉区福新村、某宾馆内抓获嫌疑人江某、魏梦某。紧接着,专案组顺藤摸瓜,深挖上游,经连续蹲点守候,于4月6日在江汉区福新村附近抓获犯罪嫌疑人吴某。经审讯,3名嫌疑人对其实施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这起案件历时两年,在一审败诉的情况下,王有银毫不气馁,不断学习征地拆迁法律政策,深入现场调查取证,扎实办案,最终推动案件调解解决:当地对被征地拆迁群众增加补偿、足额补偿。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很多,实在挂不下。”一旁的王有银介绍道,眼神中闪烁着自豪。

所以,当看到王有银接了一个又一个征地拆迁案后,他身边的很多朋友表示出不理解,甚至有人向他打趣道:“别的律师转型走高端路线,代理金融非诉领域业务,你本来条件挺好的,怎么反其道而为之呢?”

他这样回应:“如果大家都不愿意代理征地拆迁案件,基层老百姓的权益谁来维护呢?”

王有银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风雪天,他走进河北某市的一个村庄,呈现在他眼前的,是30多户村民在自家被拆除的宅基地废墟上搭起的一个个窝棚。

干了4年征地拆迁律师后,王有银于2011年年初主导成立圣运律所,将律所定位为:一家征地拆迁律所。

“原来代理征地拆迁案件,面临很多拦路虎,比如立案难、取证难等,为向有关部门求证房子是谁拆的这一基础性问题,很多时候都会吃闭门羹。”王有银说,2008年5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2015年5月新行政诉讼法开始实施,这些问题迎刃而解。

若超出设想的火山灰降落在核电站,重要设备应急发电机的吸气过滤装置有被堵塞等可能。但关西电力公司认为即便降灰厚度提高“由于现有设施及设备采用可以承受的设计,安全性上没有问题”。

如果说,当初自己入行时对征地拆迁律师的未来感到不可知,那此时,设立这样一家专业化律所,王有银对其发展前景可谓充满了信心。

案件多了,困难也多起来,王有银努力学习,靠专业取胜。

说到拆迁律师、拆迁律所,一些人总有些误解:是不是要和地方政府作对?甚至有人问过王有银,是不是得煽动被征地拆迁群众闹事才能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