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你的购物会变成什么样

未来你的购物会变成什么样

所以,选择这类夏令营,一定要特别留意日程安排。很多游学夏令营,参观校园很可能就是花钱排队看人头。这样走马观花式的游览叫旅行团,不是夏令营。

仔细研读一份游学夏令营行程内容,最好再对比一下同线路常规跟团游行程,也许你会发现其中的玄机:夏令营与跟团游,行程并无多大差别,仅仅多了三天的夏令营课程,你也可以理解成,所谓夏令营课程,无非是将国内的课堂搬到了国外而已。

数字化供应链跟新零售到底有什么关系?数字化供应链怎么去支持新零售?

CCFA做过一个零售业的调研,传统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25%的管理者说最大的问题是供应链管理,10%的管理者说最大的问题是物流成本上升。

寒假倒是最好的插班时机,因为美国的寒假和中国的寒假错开了。也就是说,中国放寒假的时候,美国学校是正常上课的,这样会有机会真正体会到美国的课堂。

小心一不留神成了“小白鼠”

传统供应链有三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

但是数字经济对我们的供应链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原本在传统工业里,工业的预测响应能力就很难做,数字化经济来了,压力就更大了。

其实,放到英国、北欧、澳洲甚至东南亚等地的夏令营,也是同理。那些用很夸张字眼来宣称自己“历史最悠久、家长好评最高、某地第一品牌”的夏令营,我们还是多一个心眼,最好敬而远之。

面对“插班夏令营”“戏剧夏令营”“STEM营”……不少家长都会无所适从。而实际上,暑假插班是比较少见的――不管是欧洲、美国,还是东南亚泰国、新加坡,学生都放假了啊。只有澳洲、新西兰,可以在七月底到八月底期间,有最多大约四周的插班可能性。有些夏令营号称“插班上课美国学校”,可再仔细思考一下,一个班突然安排10来个中国学生,哪个正规学校会同意呢?这不是扰乱学校正常上课秩序吗?

传统供应链讲了两种协同,一种是企业内部的销售部门跟供应链部门一起联合预测,我们叫S&OP。

所以,在报名前一定要了解清楚每个项目的具体内容,才能甄别出,究竟是走马观花看景点,还是独一无二的深度浸入和体验。比如,我见过有位华人在伦敦某名牌大学当大学老师,他和朋友组织的夏令营,可以带孩子进入他的办公室、看一个华人老师是如何备课、如何给来自全球的大学生授课、如何做自动化研发的高精尖实验……这些体验独一无二,那就和其它蜻蜓点水的体验完全不一样了。

过去金融都是在银行的柜台上做,现在金融也开始平台化。此外,银行贷款要看你的信用,如果数据能转化成资产,那么数据也可以用作信用评估,所以数据化很重要。

什么叫推式供应链?就是根据对市场的预测,我把东西先做好,然后推向市场,卖多少就不知道了;比如瓶装水就是推式供应链。我只是预测客户的需求。

数字经济是伴随工业4.0出现的,它有几个明显的特点:

相信你也对这样的坑有所耳闻了:夏令营怎么成了旅游团?错,这本来就是个旅游团,只是伪装成了夏令营……

五、预测与计划数字化

四、新金融与数字化供应链

劳动力红利不单单是工人,还包括我们的技术人员,我们每年毕业的大学生。这方面,很多国家不能跟我们相比。

比如它出一款保险,是按天的。你今天保险多少钱,看你今天的锻炼情况,如果今天走路走了1万步,数据就传到它那里去了,它认为你锻炼得很好,风险比较小,明天卖给你的保险便宜五毛钱或者便宜两块钱。

还有一家我们熟悉的海尔。海尔是一家传统零售企业,它们有一个COSMOPlat平台,这个平台是把包括设计师、 模块商(上游供应商)、互联工厂、车小微(负责物流配送)等各环节组成,由传统串联的部门组织,变成共同面向用户的一个个“小微”。每个环节都直接跟客户相连。

所以,参加夏令营前,务必要咨询清楚,是怎样的招生理念以及去年华人学生的比例是怎样的(给不出去年参考值的新办夏令营,就别冒险去了)。

数字经济红利是数字消费者红利。

用户的定制需求和体验信息可上传至生产线相应工位,实现了对产品品质的提前管控,用户评价与员工薪酬直接关联。

为什么中国的数字经济一定会超过美国,因为美国没有这么多数字消费者。

数据打通之后,海尔与全球供应商的数据都被打通,海尔所有工厂数据也实现了共享。实现了用户方、企业和资源的零距离交互。

本文作者是位亲手带二宝的爸爸,在自己了解了不少形形色色的国际学校后,又采访了一个周游过100多个国家的环球旅行家朋友――“十多年来,她每年寒暑假都带着两个女儿去世界各地的夏令营,深谙择营时的各种玄机和技巧。”在这里,就和大家聊聊夏令营里那些“坑”。

马云提出新零售,新制造就是要支撑新零售。新制造又跟数字化有什么关系呢?

你如何理解供应链数据化?供应链数据化转型应该关注哪些方面?

这就在考验供应链的反应能力,考验供应链的柔性有多大。这对企业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当然,我觉得另一个极端也要注意:纯英语环境,也未必适合每个中国孩子。

推拉式供应链则是利用了推式的高效和拉式的快速响应,在企业中被广泛的应用。

当然,是否要给低龄孩子择营,还是见仁见智。

盒马实现全链路的数字化,员工通过智能设备工作,加快产品外卖到家速度,盒马的“日日鲜”,前一天晚上在各个蔬菜基地采摘的蔬菜,连夜包装,第二天一早上架,最快只要八小时。

本文优质度:★★★★★+ 口感:酸梅汤

朋友和二宝爸说了这样一段经历:她家五岁多的妹妹,英文能力也就是个简单this is的状态,第一天入营是苦着脸、抹着眼泪被老师带进去的。一路走入小帐篷区,暗中尾随时发现,小丫头虽然仍然颇为伤感,却明显被新环境转移了很多注意力。小朋友们在玩各种小玩意,老师介绍着Rules,妹妹很快就跟着指令加入“小火车”队伍,顺顺利利地开始新营组生活了。

比如说库存,供应商有多少库存,我有多少库存,外面市场上的经济价格指数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重大事件影响我们的需求,然后这个数据一定要分享,在企业内部有销售计划平台,各个部门都能看到,销售部门、生产部门、物流部门都能看得到,同时可以把它扩展成企业跟企业之间共享,上下游都能看到我的销售计划的一些信息。

2.供应链的预测与响应能力

实际上,因为节点多,也很容易浪费时间,浪费效率。所以我们引进了数字化供应链。

对于新零售来说,新制造要做到Any where, Any time, Any product。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任何时间都可以做,任何产品都可以做。因为有这样的要求,所以你必须要有数字化工业才能支撑。

1.需求的快速变化与不确定性

智能订货库存分配系统——依据盒马门店的历史销量,依据区域点开页面的次数及页面跳转成交的比例,去达成智能的库存分配。

借助大数据分析提供售后服务,通过物联网获取售出产品的自诊断和自反馈,可在故障发生前提前预测,实现用户零停机,在提升体验之余,还能帮用户节省备用机费用定制占比57%,订单交付周期缩短50%,效率提升50%。

双11是中国数字经济一个很明显的表现。

世界上有38.9亿网民,中国就有7.51亿网民,这些网民中有7.24亿都使用手机。

中国的传统经济是制造业。

数字化供应链,第一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数据采集,来把控预测的一些关键数据。

工厂共享什么?可以共享很多东西。比如最简单的产能可以共享,并不是每个工厂它的产能总能100%的用到,往往是产能要么多,要么不够。产能共享,共享经济是新制造中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对一些挂着名校头衔的插班夏令营,也一定多个心眼。

同时数字化供应链是动态的,这种动态是说你有一千种场景,就必须要有一千种供应链对应它。

传统供应链有推式供应链和拉式供应链。

到下午去接小女儿时,俨然一副“我是营地主人翁”的状态,向妈妈得意地展示那看上去甚为“粗糙”的作品,滔滔不绝讲述当天发生的趣事……

二、什么是数字化供应链

有些机构在营销材料中会给家长“灌输”这样一个理念:英语水平越差,通过出国参加夏令营,就提高越快。这其实存在过度营销的嫌疑。

有了数字化字供应链以后,这种协同可能就不需要S&OP了。因为你有了足够多的数据,也可以快速反应,完全可以取代S&OP。

二宝爸总结下来,坑形成的主要原因有这么几条:

海尔这个例子是在数字化工业应用上一个非常成功的一个例子。

让孩子走出国门,参加异国夏令营,我相信绝大部分父母和二宝爸的想法是一样的:想给孩子创造一个纯英文环境,就当磨耳朵也是好的。所以,在选择夏令营时,建议要慎重考察学校的“英语环境”。

不光是欧美夏令营如此,现在大热的泰国夏令营,其实也有类似现象。譬如国人最热捧的清迈,有些夏令营无非就是带孩子到小清新们爱去打卡的网红景点、户外的动植物园走一圈――我自己带孩子也能玩啊,和游学真的关系不大。

带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去看什么斯坦福啊哈佛啊,这种又游又学的方式,最终孩子可能既没玩好,也没学到什么。倒不如认认真真地参加旅游纯玩团,给孩子一个高质量的陪伴假期。又或者,家门口的985、211大学校园走一圈,青葱校园的氛围,一样也会感染到孩子,还省钱省精力,不是吗?

第一,指望短短1-3周时间,让孩子英文水平突飞猛进,这并不现实,有夸大成分。第二,中国孩子普遍偏内向,纯英语环境的美国夏令营,并非适合所有孩子和家庭。曾和很多美国夏令营的辅导员和主任聊过,他们的普遍反馈是:如果孩子英文不算好、性格又比较内向、不敢用英文表达自己的话,通常在夏令营里过得并不愉快――孩子更像是个旁观者,而不是参与者。

笔记君邀您,阅读前先思考:

随着夏令营热潮越刮越猛,很多人还不了解怎么回事,就被焦虑裹挟到这股大潮中。很多妈妈看到不少中介机构打出“沉浸式英语会话环境”“体验美式教育”等标语,再看朋友圈中别人晒出孩子跟国际友人的高大上合影,咬咬牙一跺脚,花几万块给孩子报了名。

有些夏令营为了挣钱,对孩子的年龄几乎不设限制,两三岁的也有开班,但大多都是“亲子同游”的形式。

数字化采购,变成一种电子采购,全程透明,避免暗箱操作。还可以简化流程,减少成本。

过去交货是送出去就行,送的越早越好。

首先,数字化供应链很重要的一点是以需求为驱动,而不是以自己的理解预测来驱动。

举个案例,小雨伞保险不是一般的传统保险,它做的是场景化。

采购最大的问题一个是暗箱操作,大疆的采购暗箱操作案,给公司带来10亿的损失,有45个人卷到这个事件里面,最后判了二十几个人坐牢。另外突然间买不到东西了,供应商不行了,这是供应链中断的风险。

对于现在的一些用户对冰箱等的个性化定制,海尔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

还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某些夏令营在课程描述中,用各种高大上字眼忽悠你,分分钟让你被名头唬住,什么“培养孩子未来领导力”“全封闭沉浸式英文环境”……而内容则悄然缩水、挂羊头卖狗肉、甚至“调包”……

与此同时,现在很多夏令营的推广,依靠的是公众号发文、网红推荐等路径,有些渠道给钱就发文推广,也不管自己踩没踩点;甚至一些包装形式看似精美的夏令营,其实只是“外包”或是第一年做,“bug”一大堆,家长们很容易因为各种过度营销而非理智地选择夏令营,一不小心就成了小白鼠。

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目前市场上大部分的游学,往往流于“只游不学”。很多家长省吃俭用花几万送孩子参加所谓的“精英夏令营”,除了短短的上课时间外,剩下每天都是参观斯坦福、伯克利、UCLA、金门大桥、星光大道、硅谷公司这些全部免费的项目。换而言之:花了三四万的钱,就是在热门景点前照照相、参观免费的景点、和外国的小朋友交个朋友……

应用数字化供应链,整个供应链就变成了并联,同时也变成了网状。每个部门跟客户之间都能直接联系。

供应链做的事情就是需求跟供应。

有时,那些打着名校招牌的夏令营,诸如高大上的哈佛啊、斯坦福啊什么的,其实只是租用哈佛、斯坦福的教室,老师和这些大学一点关系也没有――教室是借来的,老师是美国人,学生则几乎都是中国来的。

这些都是数字化供应链能为新零售所能做的。比如盒马鲜生。

有一家企业,刚刚开始使用数字供应链之后,发现效率提高了4.1%,营收提高了2.9%,销售增长了4%,成本降低了10%,库存降低了20~30%。

智能配送调度——依据配送员的位置、技能、对商品订单及区域的熟悉度做最优匹配,实现配送效率的最大化。

二宝爸个人觉得,太小的孩子(4岁以下),可以尝试主题性的夏令营(运动、艺术等),但并不着急早早参加游学类的夏令营。孩子不像大人可以读文字理解背后的含义,ta更需要真实、深度地参与其中才有感受。就算中学生都未必能短时间内迅速理解当地的人文历史,何况更小的孩子。

美国的数字消费者一般都在东部西部等一些大城市,广大地区根本就没有这种所谓的数字消费者,所以他们的数字消费者红利有限,数字经济肯定会被中国赶上。

广泛地对商品使用电子标签,将线上和线下的数据同步,线上下单线下有货, 后台统一促销和价格,实现供应链全链可视化。

中国曾经是现在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制造工厂,为什么中国能够在传统经济里拔得头筹,成为世界性工厂?就是因为中国有劳动力红利。

供应链要预测大概做多少东西,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有了预测才能做计划。问题往往是需求复杂,很多很难预测,同时计划跟不上变化。

一、传统供应链面临挑战

首先是信息不对称。虽然主流的夏令营都有官网,但要做到营地产品信息对消费者完全透明公开,还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尤其在利润的诱惑和机构生存的压力面前。其次是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相当模糊。在营地教育迅猛发展的今天,营地种类和可选择性比过去丰富了太多。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个没有明确准入门槛的行业,很多时候显得良莠不齐、鱼龙混杂。

如今的夏令营,就像曾经风靡于每个学校的奥数班一样,成为一种潮流。似乎不带孩子去夏令营,自己就不是个合格父母似的。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五花八门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越来越多,各种游学、插班项目应接不暇,让对夏令营还一知半解的家长更加迷茫,也令一部分家长花了大钱却踩了坑。

我有个朋友,曾让孩子参加过一个国际夏令营,打着“拜访国际名校”的招牌,花费不菲……结果却只是在哈佛校园里拍了个大合影,拉来两个刚来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聊家常。

第三个特征,全渠道。从线上到线下,都对供应链提出了要求。比如鞋子,以前是做38码就是38码,现在用户想要的可能左脚38码,右脚38.2码。

它也有各种活动,大家一起比赛,可以给你多少折扣等等。他把这种保险行动变成一种场景。

客户通过定制平台提出定制要求后,“个性化”订单能直达工厂,工厂通过智能系统自动排产,并将生产信息,自动传递给各工序生产线及所有模块商、物流商。

全流程透明可视。从订单到工厂的生产再到物流的任何一个环节实时可视,用户通过手机终端可以实时获取整个定单的生产及送货情况。

还有的学校,可能会把中国来的一堆孩子单独组一个班,这样就更没意思了。

对新零售企业来说,成本最大的地方是什么?物流。尤其是最后一公里的物流成本最高。

可以说,在各种各样的原因里,供应链相关问题就占了两条,确实很具有挑战性。

第二个特点,场景化。不是简单的卖东西,是讲故事,通过故事来卖东西。

过去的制造就是制造产品,但现在的制造已经开始慢慢向服务方向发展,也就是说,制造业成为一种服务单位,给你提供服务。

三、新零售与数字化供应链

用户先用支付宝或淘宝帐号登录才能购物,它们创建和培养了用户数字化能力。 一定要养成用户用数字化方式沟通的这个习惯。

而事实上,孩子去了趟美国,“游”大于“学”,连拉斯维加斯赌场都玩了一趟,实际参与课程的时间可能还不到24小时。

比如to B的需求变化。

我们都认为共享经济是消费方面的共享,比如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实际上,真正的共享经济规模是在企业这一端,特别是在工厂这一端。

对于传统工业来说,全球化协作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现在,消费主导是非常明显的。有这样几个特点:

又比如有朋友送孩子去英国参加游学,本以为是让孩子到剑桥学习,但实际上就是在剑桥草地上坐着。到了暑假,剑桥草地上乌泱泱都是中国孩子啊……还不如自己带娃去,吃住玩得都更好,还省钱。

3.企业成本与风险控制能力

而拉式供应链则是根据客户的订单拉动供应链,客户响应度很高但供应链的压力山大。

且慢,那些美国老师往往也是被“调包”的――本校的全职老师,会在夏天留下来继续上课的很少,大多数老师暑假都带自己孩子旅游去了。那夏令营的老师从何而来呢?有的学校是自己的团队运营招聘夏令营的老师,由本校老师和夏令营老师一起合作。暑期兼职的夏令营老师大多比较年轻有活力,很多还是教育系的在校大学生。这些老师并不是说不好,只是家长不要以为打着硅谷名校、伯克利名头的夏令营,就一定是那个学校自己的老师。

第一个特点,个性化。我的东西要跟别人不一样。

但因传统供应链是串联的,有供应商,有核心企业,供应链也非常长,从供应商到用户会有很多的节点,很容易造成与客户之间的误解。

数字经济也好,数字工业也好,都有这个问题,怎么把你的数字变成你的资产。最后是场景化。

而且,插班的学校多数都是公立学校,公立学校暑假是不上课的,那美国学生是哪里来的呢?很多其实是游学机构和学校一起合作,“返聘”美国学生来陪中国学生上课,再给予美国学生一定的奖励。号称有美国学生参加的戏剧夏令营、STEM营有不少是这个模式。

现在的收货时间,我们都叫JUST IN TIME。也就是在一个时间段,东西必须送到。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

二宝爸在芭堤雅考察时,某个小型国际学校招生简章上,只要2岁以上的孩子就要,也不要考英语,报名付钱都能进,有种拉到篮子都是菜的感觉。我调查了一下,这个学校的夏令营班,去年几乎都是中国孩子,等于换个地方说中文。

切记:那些只要报名就招收、对孩子的英文基础也不做任何要求的,很可能一个班都是华人学生。

而且,因为有了“游学夏令营”这个概念的包装,前者价格通常是后者跟团游的2倍以上。这样虚高的价格,更助长了海外游学这个市场的野蛮生长。

客户的需求变化可以通过网状直接回到各个部门,各个企业,让大家同时知道,在快速响应的同时,效率非常高,也可以降低风险。

有一家做西装的企业叫红领西装,它有一个网上平台,你可以把你需要的尺寸放上去,这个平台就会自动生成一个模板,然后这个模板会被送到工厂去生产。或者说你自己不会量,你可以去他的门店帮你量,最后也能实现个性化定制。

请记住,但凡在介绍中动不动就爱用“最、第一、TOP1”等字眼来介绍夏令营的,需要提高警惕。原因有二:首先,广告法本身就不允许用这样的字眼宣传,至少说明有过度营销和虚假广告的嫌疑,这样的夏令营,诚信欠奉。其次,拿美国夏令营来说,那些官网上,从来不会用世界第一、最什么最什么等字眼宣传包装自己,因为美国的夏令营压根没有任何排名――事实上,好的夏令营从来不会、也不需要用这些词汇来给自己做广告。

4.全球化的外部协作能力

订单的拣货、流转、打包和配送过程中全部是采用分布式的做法,不再是以单个订单为中心来作业。智能算法已经渗透到了盒马选品采购、销售、最后物流履约的全流程当中。

数字化供应链是基于物联网、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等关键技术,构建的以客户为中心,以需求为驱动的,动态、协同、智能、可视、可预测、可持续发展的网状供应链体系。

比如,去了清迈这类近年被华人炒热的城市,又选了一个国人心目中的热门国际学校,很可能你会面对“班级里挤满中国学生”的状况,那就事与愿违了(不好意思,又拿清迈来举例了。不要误会,二宝爸很喜欢清迈,只是那里国际学校很多,良莠不齐,容易踩坑)。

第一,必须要有数字。第二,必须要有网络。第三,要智能。这三点不可缺少。

这种需求和供应也分两种,一种to B,一种to C。to B是面对企业,To C是面对消费者。在这两个情况里,都有需求变化,都有不确定性。

此外,还有风险控制能力。三星为什么突然从中国消失,电池爆炸事件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如何控制这种风险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思科以前做路由器、交换机等大型产品,都是按硬件卖的,现在越来越多的硬件设备或租或送,他们只是按月按软件使用收费,这种产品架构的变化对传统供应链就产生了很大挑战。

智能店仓作业系统——智能的店仓作业系统,这套系统不仅知道货位在哪里,任务怎么派,并且还能对不同工种之间进行调动。

虽说信息不完全对称,我们依然有一些第三方渠道和平台,来侧面做功课了解。譬如,你要了解美国的夏令营,除了可以上夏令营官网外,也可以使用美国版大众点评yelp,来查看对于夏令营的评价。yelp有网页版,也有app。那上面,很多美国人民真的是吐了一手好槽。比如,以号称STEM第一营的galileo来说,就能看到很多真实的评价。此外,Facebook、Ins这些地方,也都可以通过搜索夏令营名字的关键词,得到林林总总的信息,收获对该夏令营比较完整的评价信息。建议不要光看点评分数,要具体看评论,尤其是近两三年的评论。

过去企业产品多以硬件为主,现在很多企业在慢慢转向软件。哪怕有硬件,也不是以销售硬件为主。

智能履约集单算法——基于线路、时序、客户需求、温层、区块实现最优的订单履约成本:在算法指导下系统把订单串联起来,并且保证串联出最优的配送批次,实现多单配送。

按照经验丰富的家长的说法:倒也不是不支持太小的孩子花几万元跑大老远去参加夏令营,毕竟对于低龄孩子的性情培养和文化熏陶,还是有潜移默化的作用的。但低龄小朋友首次海外营,建议选择综合类营,运动、探索、艺术项目都有,孩子不会枯燥,语言沟通障碍也较低。但同组的中国生人数最好能控制好,并不建议低龄孩子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好友或亲戚一起报名。一旦被分在同一个班里,两个孩子往往全程自己凑在一起玩自己的,这样的话,参加夏令营也达不到原本想要的效果。

2018年双11当天,天猫卖了2135亿。可以说,数字经济在中国已经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