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上市20年回望黄金时代前景未来可期

搜狐上市20年回望黄金时代前景未来可期

7月12日,是搜狐上市20周年的日子。

作为中国互联网的开拓者之一,搜狐经历过互联网的崛起、泡沫、重生、换代。能在这场充满艰辛与毅力的比赛中一步步走到今天实属不易,而这互联网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也在刻画搜狐的历史。

从新闻到娱乐再到搜索引擎,搜狐逐步渗透大众需求,2012年7月张朝阳提出搜狐集中精力做新闻客户端。搜狐新闻客户端成为搜狐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排头兵。

它们都诞生于2015年左右。Vidio的母公司EMTEK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初,是一家信誉良好的媒体公司。该公司在印尼运营着几个国家电视频道,拥有广播基础设施业务和数字媒体资产。

日前,某平台发布的《中国潮经济·2020网红城市百强榜》从网络热度指数、直播指数、潮生活指数、产业发展指数、印象指数等5个维度来衡量城市“网红程度”。入选的前10个网红城市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西安、长沙、南京、重庆。专家指出,网红城市的超高人气,其实是城市文化底蕴、经济实力、人口规模乃至科技进步等一系列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在新闻服务站稳后,搜狐开始开拓游戏业务。早在2002年7月就成立了畅游的前身搜狐游戏事业部, 2007年12月分拆成为一家独立运营公司。几年内,搜狐畅游自主研发运营多款游戏,如《天龙八部》、《鹿鼎记》等,游戏用户数量和收入保持着强劲的增长。

在媒体业务及游戏行业取得成果后,搜狐稳步前行继续深挖,迅速发展搜索引擎搜狗。

2009年,搜狐畅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而搜狐也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在美国上市第一个“双子星”。搜狐的业绩和股价全面增长,一度成为四大门户网站之首。

近年来,社交网络的兴起改变了许多人的出游习惯。无论是传统景点,还是新兴地标,一旦有了“网红”的标签,便会吸引游客来此拍照或拍视频“打卡”。

但是在现实中,也有部分地区存在盲目跟风现象,比如不顾自己的个性和特色,照搬引进不倒翁表演、玻璃栈道、天空之镜、灯光秀等“打卡”元素。“一味追逐网络即时效应,博出位,博惊奇,必须注意防止!尤其要防止一哄而上、照搬照抄、名实不符。”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金元浦接受采访时表示,每座城市都有自身的基因,要塑造城市独有的形象和气质。

5、视频时代:首创网络自制剧模式

2010年9月,搜狐视频的独播剧15天播放量超过2亿,打造了中国网络视频第一家进入“2亿”俱乐部的电视剧。

“网红城市,不仅是在网上红的城市。一座网红城市,如果要红得长久、守住流量,得形成高质量的发展模式。”业内人士认为,“注意力经济”时代,如何将线上流量转化为城市核心竞争力,最终吸引人流涌入并形成产业集聚效应,才是城市打造“网红标签”的最终目的。

Vidio的月付套餐为29000印尼盾(1.96美元),年付费套餐299000印尼盾(20.17美元)。

2010年,国内移动互联网迅速发展。智能手机市场喷发、PC转型移动端热火朝天。

对此,金元浦表示,要把线上流量转化为现实红利,配套设施和公共服务要到位,还需要在城市发展的各个环节,特别是旅游升级换代上做更细致的工作,通过新技术、新管理、新运营的系统建设,不断增强游客的体验感、参与感及融入感。

通过低成本创造优质内容的闭环模式,目前搜狐视频的亏损在不断缩窄。

Vidio是SCM的一部分,后者是EMTEK媒体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The Ken

4、移动互联网时代:搜狐新闻客户端位居首位

2004年8月,搜狐公司推出了全球首个第三代互动式中文搜索引擎——搜狗。搜狗在产品研发的过程中追求技术创新,其目的是增强搜狐网的搜索技能,主要经营搜狐公司的搜索业务。同时,也推出免费邮箱、企业邮箱等业务。

1、门户时代:搜狐发展的起点,开国内互联网先河

另一个是本土竞争问题。印尼已经出现了模仿Hotstar的本地流媒体服务——Vidio,后者是印尼领先的本土竞争者。该应用包含了免费的本地内容,强调原创节目,包括热门现场体育直播(例如足球)等更加优质的服务。

Disney+ Hotstar在印度的收入包括免费内容带来的广告收入,以及由于Disney+的加入而得到提振的订阅收入。

加上张朝阳坚持很多年的直播,和前不久搞的两场直播带货,以及搜狐新闻客户端上线关注流社交,意味着搜狐在社交领域不断深挖。

Hotstar和Vidio就像在不同大陆长大的堂兄弟,虽然相隔遥远但最终的长相和行为都惊人地相似。

此外,搜狐还举办了多届“狐友国民校草、狐友国民校花大赛”,探索粉丝经济,这也是搜狐基于粉丝经济在直播社交和短视频社交方面进行的一个立体式的演化。

这样的交易可以帮助Disney+ Hotstar在Telkomsel用户中迅速扩大规模。Telkomsel——这家国有运营商目前是印尼最受欢迎的运营商,拥有超过1.7亿用户。

搜狐门户矩阵也逐步形成,包括门户网站sohu .com、网络游戏信息和社区网站17173. com、搜索搜狗sogou. com 等七大网站,遍布各个领域。

如今,越来越多的游客发布短视频交流旅游攻略和体验。业内人士指出,短视频已成为重要的传播和表达工具,调动了游客记录和发现城市魅力的积极性。究其原因,首先是因为旅游短视频更直观、更丰富,兼具故事性、娱乐性,更能打动他人。此外,游客拍的短视频中,景点和美食往往更接地气,更能近距离体味一个城市。再有,朋友们都喜欢去的“打卡地”,自己也去打个卡,彼此之间用一种全新的方式连接,这也是一种社交新形态。

“镜头”造就网红城市

但有一个问题是:在印尼,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利用好Hotstar这个品牌。

根据MPA的数据,到2025年,Disney+ Hotstar在印度的付费用户将达到9300万,订阅收入达到5.87亿美元,广告收入达到3.14亿美元。

6、社交时代:从狐友到关注流,不断渗透

Vidio在盈利策略上并不领先,但它已经成功地创造了一款切合印尼用户的产品。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该平台的免费和付费内容每月有大约4500万活跃用户。

虽然EMTEK和Disney+ Hotstar似乎注定要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但目前还不清楚它们将如何合作。

根据MPA的数据,Vidio在9月在印尼拥有最多的付费用户。该公司没有透露确切的数字,但业内人士认为,Netflix在印尼的订户数量约为Vidio付费用户的四分之三。

2015年第二季度国内手机新闻客户端累计用户市场份额上,搜狐新闻客户端以25.7%位居首位。

最高级版本现在也包含Disney+的内容。

随着人们花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原创节目和电影能让观众感到开心。在这方面,Disney+ Hotstar具有全球声望,利用这种优势,它或许可以选择在影院停业期间线上发布影院级电影。

上市20周年:解析搜狐的不同阶段

3、搜索时代:“三驾马车”并驾齐驱

并为日后推出输入法和浏览器奠定了基础,“搜狗套装”以“三级火箭”理论为支撑迅速占领市场。

其实,搜狐的前身爱特信早在1998年2月就推出了中国首家大型分类查询搜索引擎,比百度还要早两年。

2017年,搜狗正式在纽交所上市。

搜狐还在视频和新闻中都加入了社交功能,包括当下最火的短视频社交和直播社交。围绕PGC、UGC、Vlog自媒体短视频,搜狐视频力争将短视频打造为精品化垂直化的平台。

发行当天,Disney+ Hotstar免费提供本地和国际电影精选。其中包括2018年的热门影片《黑豹》,其主演查德威克·博斯曼不久前因癌症去世还引发了全球的哀悼。得益于宣传和推特上的疯狂转发,Disney+ Hotstar在印尼谷歌应用商店的娱乐类排名中直冲第一,此后降至第四位。

2000年7月12日,搜狐公司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NASDAQ:SOHU),从一个国内知名企业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品牌。

迪士尼选择不只用Disney+开拓印尼市场是有原因的。通过Disney+Hotstar,迪士尼想要把握流媒体产业的整个频谱——从广告支撑的免费内容到高级订阅内容。

更重要的是,对于印尼,Disney+ Hotstar是有备而来的。它将成为Telkomsel的关键合作伙伴,利用诱人的数据包吸引用户,就像Hotstar和Jio的合作模式。这将使付费订阅费用降低至每月2万印尼盾(1.35美元),还会附加33GB的一次性数据包。

当体育直播成为了Vidio优质内容的关键卖点时,即使该地区的Hooq和iflix等其他流媒体平台陷入困境,Vidio依然存活了下来。

一个“网红打卡地”带火一座城市,在今天已成为常态。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等发布的《美好城市指数:短视频与城市繁荣关系白皮书》显示,短视频上的城市旅行相关内容不仅能线上引流,还可以带动线下“种草”。

3. 板球。星空印度传媒在2017年支付了25亿美元,以获得印度收视率最高的体育赛事——印度板球超级联赛(Indian Premier League)五年的数字和电视转播权。在2019年为期7周的赛事里,在Hotstar上创下了3亿的播放记录。

不管Vidio是作为“印尼的Hotstar”单打独斗,还是最终与Disney+ Hotstar联手,它都将是EMTEK数字转型成功的典范。该集团过去曾遭受一些挫折,比如对黑莓聊天的2亿美元投资,由于该应用失去了用户相关性,这笔投资不得不被取消。

对于这款新的应用程序的定位,“Disney+”的目的是推动付费订阅,与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抗衡。Netflix的内容主要是国际影片和一些重量级的本土影片。

和EMTEK旗下的大多数数字企业一样,Vidio仍处于亏损状态。其大部分收入来自免费电视频道和媒体部门的制作公司,以及基础设施业务。媒体部门的主要控股公司是SCM。

相比其他社交App越来越复杂的构成,狐友设计简洁,与当下主流社交产品不同,体现了极简生活的概念。

如今的几大门户网站,搜狐拥有3家上市公司(畅游在今年完成私有化),新浪将要私有化,网易在香港上市,腾讯也多元化发展,四大门户都已发展为综合型互联网公司。

浏览器、搜索、输入法三位一体,形成一套完整的搜索流程,大大增加了门户网站、游戏两大板块的发展空间,形成搜狐旗下“三驾马车”,为其贡献了主要利润。

1998年2月搜狐品牌诞生。1999年,当时网民的需求是新闻阅读与邮件,搜狐嗅觉敏锐,率先推出新闻及内容频道,奠定了综合门户网站的雏形,开启了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出门靠地图,上网找搜狐”的网络语脍炙人口。搜狐由此打开了中国网民通往互联网世界的神奇大门。

这笔交易还为Disney+ Hotstar提供了一个有保证的收入来源,因为这种合作协议通常涉及收入分成,Hotstar与Reliance Jio也有类似的协议。在协议的第一阶段,Disney+ Hotstar从Telkomsel获得了最低限度的用户保证。

基于Vidio目前在印尼的强势地位,它将是一个强硬的谈判者,并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独立。据上述业内人士透露,该公司正准备独立筹资,这样SCM的核心电视业务就不必持续为Vidio未来的增长提供资金。一家大型电信公司、一家全球按需服务平台、或者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都可能成为Vidio的潜在投资伙伴。

在被迪士尼收购之前,Hotstar每年以仅299卢比(4美元)的价格出售一套现场体育赛事包。除了印度板球超级联赛,Hotstar还拥有印度板球队主场系列赛、国际板球锦标赛、英超足球联赛等赛事的转播权。

研究Hotstar模式获得了回报。2020年4月,Vidio所有用户平均每周在该平台上花费近6亿分钟,超过了服务于整个地区的iflix。但同样是区域性的Viu和Netflix仍然凌驾于Vidio之上。

印尼有足够的空间留给“两个Hotstars”吗?这两家公司实际上像拼图一样组合在一起,它们很可能最终成为合作者。这将是一个拼图的各部分如何各司其职的问题。

EMTEK正忙于在印尼效仿Hotstar模式。它获得了几项体育赛事的转播权,其中最著名的是欧洲冠军联赛、欧罗巴联赛以及本地足球联赛。印尼电视行业的专业人士Alex Bastian说,到目前为止,足球在印尼拥有最高的观众吸引力。

现在,Disney+ Hotstar的推出可能会带来威胁。Disney+ Hotstar的付费价格每月只有39000印尼盾(2.63美元),每年只有199000印尼盾(13.43美元),它的优质内容也同样集中于底层市场。相比之下,Netflix最便宜的月费为54000印尼盾(3.64美元)。

2019年6月,搜狐宣布旗下社交产品狐友App正式版上线。这款被定义为“治疗孤独者的社交软件”,定位熟人社交,希望扩张90、95后的社交圈。

“‘网红打卡地’的火爆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媒体传播方式。”天津大学建筑设计规划研究总院文旅中心总策划师徐凤文说,人们对于网红场景参与和传播的需求,已经由原来传统的观赏城市景观转变为体验具体城市场景。

大文娱板块的视频业务也是搜狐重要的战略布局,搜狐视频成立于2004年底,前身是搜狐宽频,比优爱腾要早好几年。

一些城市已通过新兴媒体平台被年轻人重新认识,其中,短视频成为打造城市新名片的重要场景,开辟了“镜头”造就网红城市的全新可能。如2019年7月以来,西安大唐不夜城景区根据西安城市吉祥物“唐宝”和“唐妞”,设计了两款不倒翁的街头行为艺术表演,不久后“真人不倒翁”皮卡晨的表演火了。对此,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互联网与新经济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南储鑫说,相较于传统城市地标,这样的旅游场景更有现代感,既平易近人,又不失文化底蕴,受到年轻一代的青睐,这种基于特色IP的城市“打卡”行为,不仅带来了流量爆发、激活了当地旅游经济,更让景区形象拟人化、年轻化,为文旅行业注入了全新动能。

2、游戏时代:上市“双子星”

当然,Vidio获得的时长包含用户观看含广告的免费内容时长。但香港的Viu也是如此,该平台以专注韩国节目而闻名。含广告的免费内容模式在亚洲占主导地位,而只提供订阅内容的Netflix是一个例外。

MPA副总裁Aravind Venugopal表示,从收入角度来看,Netflix在印尼的收入更高。他还说,单是Netflix就占据了印尼近50%的视频流收入份额。自最近推出以来,Disney+ Hotstar一直没有发布订阅或收入数据。

1. 与Reliance Jio合作。Reliance Jio是印度最大的综合企业信实工业旗下的电信公司,Jio将Hotstar作为数据包的一部分出售给用户,是印度市场上最便宜的。

Hotstar还增加了原创节目和内容,补充或采纳了印度星空传媒现有的节目。该平台发展出了“三层模型”:一些内容(大部分来自其电视网络)是免费的,附带广告;入门级的高级版包含当地语言的体育节目、电影和表演;最高级版本包括更全面的最新国际电影和表演。

在新媒体传播趋势下,深受年轻消费群体青睐的“网红打卡地”在增强文旅品牌热度等方面有巨大潜力。为此,各地纷纷推出相关举措来激活、推广文旅资源。例如,北京近期推出“首届北京网红打卡地评选”活动,公众可通过网络参与推荐和投票,助力自己心目中的京味“网红”;昆明开展“文旅打卡地”推广活动,鼓励市民和游客挖掘城市新地标;重庆举办“晒文化·晒风景”文旅推介活动,借助社交媒体平台,展示“山水之城”的“颜值”与“气质”。

已经有迹象表明,EMTEK和Disney+ Hotstar将进行某种程度的合作。其一是EMTEK决定制作一部根据印尼超级英雄改编的电影《冈达拉》(Gundala),并于2021年初在Disney+ Hotstar上推出。而现在,它只能选择通过Vidio播放。

作为回报,Telkomsel拥有内容推广的独家权利,并可以从销售更多数据中获利。第二阶段,Disney+ Hotstar将从通过Telkomsel网络销售的每一笔订阅中获得收入分成,这笔收入本身就是向新市场扩张的有吸引力的理由。

从事服装行业的北京姑娘小赵热衷旅行,她和几个好友喜欢“说走就走”,去一个地方前并没有做太多的旅游攻略,往往是到了目的地,再去短视频平台搜索旅游地相关热门视频,然后愉快地结伴“打卡”,或领略独特的自然人文景观,或感受奇妙的历史文化习俗,或品尝令人垂涎三尺的地方特色美食。“拍照、拍短视频,发朋友圈、发微博,是旅游中必做的。”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Nielsen)的数据,EMTEK主要电视频道的市场份额约为30%。这使得它与实力最接近的竞争对手——MNC集团不相上下。

近日,人民日报人民文旅研究院等发布《全国文旅“网红打卡地”TOP20价值推荐榜》,从关注度、美誉度和专家评价三个维度推荐优质旅游资源。入选的20个“网红打卡地”有以下特点:首先要具有美感,满足游客的摄影摄像需求,如樱花大道、茶卡盐湖、东极岛;其次能突出个性,满足游客彰显品位的需求,如成都THE BRIDGE廊桥等;此外可提供不一样的游览体验,满足游客的新鲜感和参与感,比如厦门海景地铁、西安永兴坊“摔碗酒”等。

然而,Vidio的订阅费用也是最便宜的。

在稳定发展“文字类”产品后,视频类成为搜狐下一个目标。

2010年8月搜狐与阿里巴巴宣布将分拆搜狗成立独立公司,引入战略投资。2013年9月引入腾讯注资4.48亿美元,腾讯搜搜也并入搜狗。这种独立化运作、引入外部投资,大大加速了搜狗的发展。

这款应用是一个成功案例,Hotstar诞生于印度,拥有约900万付费用户。在2015年推出后的初期,有三个支柱支撑着它的崛起:

搜狐视频以独有的门户媒体力实现强大协同效应,浏览器看剧、专业视频看剧逐一满足,通过不断创新的可持续商业模式,实现正向商业循环。

《冈达拉》是“布米兰吉特电影世界”(Bumilangit Cinematic Universe)系列的第一部,EMTEK通过一家子公司拥有“布米兰吉特电影世界”的部分版权。在印尼发布会上,Disney+ Hotstar表示,“布米兰吉特电影世界”系列未来其他的电影也将登陆其平台。

事实证明,在对的时间对星空印度传媒下注才更有希望。

在智谷趋势首席研究员黄汉城看来,只有通过互联网流量带来人的聚集,比如消费的旅客,或者是过来定居的人才,才算是网红城市。“网红效应”对城市经济的拉动不容小觑,如近年重庆的旅游热度高居前列,仅2019年就有6.57亿人次去重庆旅游,实现旅游总收入5734亿元人民币。

游戏行业作为高利润行业,一直被视为“现金奶牛”。

搜狐是国内互联网的开山鼻祖,从美国归来的张朝阳是当前多位大佬崇拜的互联网英雄和创业偶像。

2009年搜狐视频成为打击盗版先锋,带领国内视频网站全面正版化。还首创网络自制剧模式,推出了《屌丝男士》、《无心法师》、《法医秦明》等自制剧,持续拉动了会员、广告和付费业务的增长。

业内人士早些时候表示,比起其他竞争对手,Vidio的另一个优势是它可以获取SCM的生产资源和人才库。当其他仅靠数字化支撑的视频平台必须雇佣第三方公司制作内容时,Vidio可以通过SCM以更低的价格制作自己的内容。

搜狐通过门户媒体业务吸引流量的同时增加在线游戏变现流量能力,两大业务一体共存、不可分割,形成相辅相成的联动效果。

EMTEK将目光投向了印度星空传媒,后者正通过在体育转播权上押下重注,并通过Hotstar将内容数字化地、廉价地推送给每个人,从而赢得市场份额。

在印度尼西亚,Disney+ Hotstar仍需努力打造吸引眼球和广告收入的内容。它拥有所有吸引高端市场的迪士尼人物和漫威超级英雄,但缺少吸引大众市场的体育项目,它需要当地合作伙伴来填补这一缺口。好在选择很多。

据媒体研究公司MPA称,Disney+ Hotstar在海外的成功将取决于它如何执行这种内容聚合模式。如果它想效仿Hotstar的印度模式,它最终将不得不融合昂贵的体育赛事现场直播。这种情况在印尼十分复杂,因为印尼没有像印度板球超级联赛那种对观众和广告商有强大吸引力的本地赛事。

已经有Vidio和属于Djarum集团的MolaTV作为印尼的体育直播应用。一旦Disney+ Hotstar开始寻找从其他渠道聚合内容的交易,EMTEK的体育内容资产肯定会引起它的兴趣。

早在2000年,搜狐就收购了当时最火的年青人社区ChinaRen校友录。搜狐社区、搜狐博客更是早期的社交布局。

可以看出,一直以来搜狐的目标都很准确,上下完美连接,提供一套完整服务。

受到YouTube的启发,Vidio早期设想以用户生成内容(UGC)为中心。然而,一位了解该公司战略的业内人士透露,当EMTEK的领导层研究海外公司为其数字转型制定更全面的战略时,Vidio的愿景开始转变。该业内人士要求匿名。

2002年第3季度,搜狐成为国内互联网第一家的盈利企业。

“Hotstar”的部分则比较复杂,它需要尽一切努力来吸引新用户,例如与当地合作伙伴谈判。它已经与印尼最大的移动运营商Telkomsel合作,将Disney+ Hotstar作为数据包的一部分进行推广。它还必须与印尼的内容提供者和转播权持有者合作,以使其产品更符合当地的需求。

印尼的其他本地内容制作商和体育版权所有者也希望在谈判中占有一席之地。与此同时,其他全球流媒体平台将把目光投向印尼。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最近收购了苦苦挣扎的iflix,并将它与旗下的WeTV合并。

到2014年1月,搜狐新闻客户端装机量2亿,活跃用户超过7000万,均位居业界第一,是中国最大的移动媒体平台。手机搜狐网日均UV高达7500万,总PV14亿。

对印尼观众来说,国际俱乐部的现场比赛往往是在深夜进行,这给广告商带来了麻烦。英超、德甲、意甲、欧冠、欧罗巴联赛和其他联赛的球迷是一个有吸引力的目标群体,但深夜的比赛时间限制了观众人数。

通过搜狐发展脉络可以发现,搜狐的业务布局总是走在前列的。门户网站、游戏、搜索引擎、移动互联网、视频、社交代表着信息传达、游戏娱乐、信息搜索、视频娱乐、沟通交流,搜狐产品从信息到娱乐逐步推出并完善,形成前后呼应。

印尼是合并后的Disney+ Hotstar的第一个海外目的地。这是合乎情理的,这个拥有2.67亿人口的世界第四人口大国,仍处于流媒体平台发展的早期阶段。然而,板球和宝莱坞在印尼都没有吸引力。目前,Disney+ Hotstar的资源库主要由迪士尼产品和精选印尼电影组成。

在互联网逐渐发展中,门户所提供的服务逐渐丰富起来,不再仅限于新闻、邮箱等服务。而人们对于互联网的需求也变得更高、更全面。

20年风云激荡,回顾历史,展望未来,看看搜狐过去20年走过的路,它的未来如何走,可以为行业带来一些思考。

目前,畅游私有化回归,被各界看成是有利于搜狐的战略举措。

几个重要赛事的转播权分散在不同的电视台。专业人士Alex Bastian说,当地足球联赛甲级联赛最受观众喜爱,它的优势在于比赛时间在下午晚些时候或晚上黄金时间段。

然而,2019年,一场大规模的整合行动改变了全球媒体格局:迪士尼斥资710亿美元收购了竞争对手21世纪福克斯。这使得福克斯的子公司星空印度传媒落入了迪士尼的控制之下。在印度,迪士尼的视频点播产品Disney+与Hotstar合并。新诞生的Disney+ Hotstar很快生发出了全球野心。

对于Vidio来说,与Disney+ Hotstar进行合作而不是竞争可能是一个受欢迎的解决方案。毕竟,Vidio离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由于欧洲冠军联赛和欧罗巴联赛等主要体育赛事暂停了五个月,新冠病毒并没有帮助它在疫情期间盈利。

2. 本地内容的深度性。Hotstar母公司星空印度传媒(Star India)拥有60个电视频道,该公司提供的内容和制作资源使本地内容向纵深发展成为可能。